關於部落格
  • 1101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夢幻空華悟盲目

這可不是一本好讀的小說,雖然是中文譯本,每個字都認得,不用查字典,卻不表示能懂。原因有二:
一是出在對話;薩兄的葡氏風格,明明是對話,卻不標明說者是誰?有點像倒店貨堆積成山,上衣、長褲、外套、迷你裙,全部混成一團,要買的人,自己挑,自己選,煞費苦心;小說中人物的對話也是擠成一團,要自己猜測,然後自圓其說。
其次是句子絡絡長,綿綿無絕期,保證不輸給老太婆的裹腳布,只是一個是又長又臭,一個是又長又邪惡。更可怕的是作者的句子只用逗點和句點,其他的標點符號全無;一個句子可以橫跨五、八、九、十行,而且,一句可不是只講一件事,作者一會兒加入一堆細瑣的閒話,一會兒寫入突如其來的思緒,讓人如同丈二和尚摸不著頭,除非靜下心來,像日本的茶道般,細細品嚐,才感受得到回甘的香醇的滋味,否則只有一個苦字了得。
我如同品茗般閱讀此書後,很認同瑞典文學院在薩氏以此書獲頒諾貝爾文學獎時的評語,認為盲目是作者憑藉想像力、同情心與反諷所支撐的寓言,不斷促使我們再度理解不可捉摸的現實。薩拉馬戈以文字建構這座被盲目侵襲的城市,書中所述,如同夢中之境,空中之花,理智上知道它不可能是真實存有,眼睛失明,怎麼可能像傳染病一樣,讓人一接觸就被感染而目盲?但閱讀時卻覺得一切是真,如在目前、歷歷分明,作者對日常生活細節及心思婉轉的鋪陳活靈活現,引領人相信,當人們處在最困頓的絕境時,人性中最邪惡、醜陋的本質會赤祼祼地全部浮現。
記得第一次閱讀此書是在農曆年假,讀完一章,心往下沈,再讀,更沈;讀到後來,彷彿只要閉上眼睛,隔離的廢棄精神病院的髒亂就在腦中浮現,而那些盲弱者的無助、卑微、孤獨、恐懼與盲強者的殘暴、不仁、自私、欺凌,總是交雜地出現,不停地啃噬著脆弱的心靈,好幾次,我仰天長問:人啊人!萬物之靈的人,你究竟是不是瞎眼的禽獸?神啊神!萬法之王的神,你究竟有沒有聽到人類痛苦的吶喊聲?
讀小說「盲目」,我真的讀到人類的盲目。
有人目盲心盲,有人目盲心不盲,
有人目不盲心盲,有人目不盲心不盲。
哇哇哇,像繞口令!
沒關係,欲知分明,下回分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