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101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沒有過去與未來的世界

最初,默索在理智上很清楚,上訴駁回,死刑定讞,沒什麼不好。
他的理由是:
每個人遲早都會死。
每個人都知道生命不值得活(人生是苦)。
自己知之甚深,三十歲死和七十歲死沒什麼不同,不論何時死,死後其他人照常過日子。幾千年來人們無不循此軌則運行。
默索說的很有道理。
的確,理智上大家都知道人生是苦海,娑婆業浪流,實在沒什麼值得活下去的地方;再說一己生命的消逝,猶如一朵花的凋零,微不足道,對別人根本沒有影響,我死了,世界照常運轉,不用多久,周邊的人每天還是如常的吃喝拉撒,如常的工作休息睡眠,說到底,我存在與否並不影響世界的運轉啊!
然而,作者厲害的地方是緊接著呈現了人性的另一個面向,筆鋒一轉,轉入默索的感性世界。
默索誠實面對困擾自己理性思維的是心中仍填滿了往後還有二十年可活的念頭。
這就是人性盲目的地方,吊詭的地方,奇怪的地方。
明明知道活著沒什麼意思,仍想要活,可見,情感與理智是不同的東西。在情感上,人不論窮通富貴,受人尊敬或受人奚落,甚至於乞丐都有求生的念頭,都會貪生怕死。情感上人對生命是有所眷戀的。
小說中,默索試圖用理智的思維來壓制情感的需求,他想到萬一情感需求獲得滿足,真的被赦免了可以繼續存活,對自己也沒什麼好處;自己的情緒會有很大的波動,心情反而得不到平靜。
這麼說來,寧可強迫自己用清醒的頭腦做出正確的決策,選擇接受所判的死刑,至少可以有一小時的平靜。
If I succeeded, I gained an hour of calm. That was something anyway.
(前句的I succeeded我的體會,是指成功的以清明的理智面對判決,接受死刑。)
就在默索接受上訴駁回的假設,心理上甘心受剹後,他真的可以感覺到血液在全身平靜穩定的流動,當他感知內心已經有了穩定的力量後,自然不再需要外在的支持。
這個支持包括來自代表上帝的牧師,以及代表情愛的女朋友瑪麗。
所以默索拒絕見牧師,也確定自己和瑪麗的一切情意已經結束。
默索和瑪麗的關係也是有三個階段:

  1. 瑪麗寫信來,引起默索想到瑪麗
  2. 瑪麗很久沒寫信到獄中來了,默索也很久沒想起瑪麗。
  3. 瑪麗還是沒有寫信來獄中,但默索第一次主動想起瑪麗,想著、想著,發現對自己而言,瑪麗已經沒有任何意義,這時才是真正的放下。
They wouldn’t have anything more to do with me.
I wasn’t even able to tell myself that it was hard to think those things.
當過往的一切對一個人沒有任何意義時,他對未來自然也沒有任何的想像。
不追憶過去,不想像未來,人就只剩下現在了。
在這裡,我們看到默索的轉變。
他的視野不同了,生命的格局也不同了。
此時默索的心境或許正如同石室禪師的詩句:
過去的事已過去了,未來不必預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時梔子香。
那生命中一小時的寧靜,
那種能夠感覺到血液在全身平穩流動的輕安自在,
That was something anyway.
基於此,默索也終於理解了媽媽的黃昏之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