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100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老仙角酷師

話說這位酷師經驗老到,在少年矯正機關已經帶班二十幾年,終於媳婦熬成婆,榮升為辦理文書工作的行政人員,至親好友都替他高興了好一陣子;沒想到去年底他卻選擇回鍋帶班,讓大家既驚且歎,而更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的是,他的菩薩心腸,從當班級主管(導師)第一天起的身教言教功夫。
首先他覺得人的內心與環境是相互影響的,想要學員們的行為和心態有所改變需要長時間才看得出成效,但改善環境可以立竿見影;於是利用休息時間,拿起掃把和鏟子,自己先做,再感應班級幹部一起做,經過三個月的努力,終於將雜草叢生、藏污納垢、老鼠亂竄、蚊蠅滋生的教室後院空地打掃得乾乾淨淨,使學員間流行不止的皮膚病得到改善,上課時也不再聞到由窗外隨風飄進來的臭味。
接著每次帶班就利用十分鐘時間為學員們講述過去帶過的學員成功及失敗的案例,希望真實的生命故事能感化青少年,鼓勵他們向上向善,離開此地後終生不要再踏入高墻之內。
與老仙角酷師閒聊的次數越多,就越清楚帶班的辛苦與難處,但他總是充滿熱情的計劃著未來要做的事情,例如:在課外活動時教孩子們跳街舞、玩烏克麗麗等。他說:用心+投其所好=情感銀行存款,而要求學生改變態度與行為則是提款;先有存款,才提領得出來。不過,酷師很技巧的補充,在這批學生情感銀行的存款有很高的倒債風險,存了,不一定提領得出來,所以焦頭爛額還是在所難免。但是,不存款不行,因為不存,是絕對無法提領的。孩子們精得很!
有一回,我忍不住問他:為何願意放棄正常上下班的文書工作,鎮日與宛如不定時炸彈的孩子們為伍?
他說:一切都是因緣,起心動念間就決定了命運。
他回憶去年夏秋某日午後,一個人坐在辦公室內,看到學員們打群架、搞破壞,搞得太過份了,心想怎麼會有行為這麼嚴重偏差的孩子呢?然後腦海裡不自覺地浮現一個念頭:要是能用過去的經驗成功地拉拔一個同學走上正路,就比寫文書更有意義了。
他半開玩地對我說:念頭不要隨便升起喔!自己也沒料到才剛起心動念,長官就徵詢他,希望他能帶這個人見人怕、最難搞定的班級。唉!當時沒想太多就答應了,真正上任才知:苦也,苦也!第一個星期,整個人快被搞瘋了,陷溺在絕境時幾乎動了申請退休的念頭,最後靠著共同帶班的導師間互相支持打氣及心中那股不服輸與毋忘初衷的信念,總算度過漫漫長夜,等到黎明前的第一道曙光──日前,由於孩子們的表現越來越好,院長還特別到班上來給他們鼓勵和肯定喲!
說這話時,酷師眉宇終於舒展開來,像極面對金黃稻穗迎風搖曳的老農夫,滿是辛勞有成、豐收在望的喜悅。
回家途中,至心祈願--四時無災,風調雨順;不論是大自然的狂風暴雨或是潛藏在暴走青年心中的無名衝動都能平息下來。
附記:
以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志工身分,在少輔院帶領青少年小說讀書會;每週一次,不多,但長途跋涉,尤其遇到又悶又熱或者陰雨綿綿的天氣,偶有累了、倦了、不想出門的時候,但只要一想到這位老仙角──一個無私奉獻的長者,心中澎派洶湧的熱情立刻就被重新點燃。
少年矯正機關帶班者,不叫老師,叫主管,表面上看他們的角色有點像學校的導師,擔任的是輔導教育工作;但實際上他們與學校導師很不一樣,差很大的地方有二,一是班級成員是犯罪後接受感化教育的青少年(每班約四十至六十人不等),二是帶班是一天二十四小時全陪。想想看,一整天面對青春魯莾、性格衝動、桀驁不馴的青少年們,帶班時的壓力有多大呢?不只是隨時上緊發條,神經繃緊,還要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才能化解衝突於無形。所以在矯正機關帶班的主管升官後,通常就不再帶班,而改為辦理文書的行政人員。像老仙角老師一樣,回鍋帶班者真的少之又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